组织领导力培训领导品牌

18年专注企业人才一体化培养

全国课程热线

0755-83643016
当前位置:首页 > 领导力训练 >领袖谈领导力培训:葛培理

领袖谈领导力培训:葛培理

文章出处:深圳市拓普理德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发表时间:2018-03-06 15:52:00

葛培理牧师(Billy Graham),生于美国北卡罗莱那州夏洛特,是美国当代著名的基督教福音布道家,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福音派教会的代表人物之一。他经常担任多届美国总统顾问,在盖洛普20世纪名人列表中排名第7。我知道你们都是着眼未来的人,我真想生活在那样的未来,亲眼看看未来发展成什么样。但我无法完成这个愿望了,我80岁了,我知道我省下的时间不多了。如今我们所处的科技时代,并不是人类第一次经历技术革命。以前也曾有过,我想谈谈其中的一次。曾经有一个时代,以色列国的人民经历了一场巨大变革,使以色列成为了近东地区的强国。一个叫大卫的人登上了王位,成为了伟大领袖,领导那个时代。他有出色的领导力,上帝的恩惠与他同在,他是位杰出的诗人、哲学家、作家、勇士,在战争中善用谋略,今天的人依然用这些谋略。虽然在大卫王朝的两百年前,赫悌人就发明了铁器制造术,并且逐渐流传开。但他们不许以色列人学习这种技术,然而大卫王改变了僵局,他领导以色列进入了铁器时代。《圣经》上记载大卫王储备了许多铁,而且考古学家也发现了在今日巴勒斯坦还有那些时代的遗迹。现在,那些用木棍和石头造的原始工具已被取代,以色列有了铁犁、镰刀和锄头,还有武器。在大卫王的那一个时代,以色列彻底改变了,铁器所带来的影响,有点像微芯片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改变。不过,大卫王也意识到,还有很多问题是技术不能改变的,这些问题依然存在。现在依然存在,悬而未决。大卫王发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人性本恶,这些邪恶来自哪里?我们怎么解决?一遍又一遍地在《圣经?诗篇》中,大卫王描述了人类的邪恶。然而他写道:“上帝拯救了我的灵魂”。在座各位是否思考过人类有多么自相矛盾?一方面,人类有能力探索宇宙深处的秘密,有能力让技术不断革新。人类能够探索到海面下,深达三英里的海底世界,甚至数千亿光年外的其他宇宙星系在不久的将来也能探索。而另一方面,有些事情很不对劲。我们国家的战舰和军队现在正在前线,在临战状态,准备和伊拉克开战。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战争?为什么每个时代都会发生战争?为什么世界上每个地方都发生或战争或者武装革命?我们不能和别人和平共处,即使在自己家里也做不到。我们发现自己受到辖制,陷入自我毁灭的惯性。种族主义、不公义、暴力无处不在,其结果就是导致痛苦和死亡。即使是最博学的人,似乎也无法打破这个循环。我们怎样才能改变人类,使他们不撒谎、欺骗,使报纸上不再看到那么多商业欺诈、劳动欺诈和运动员造假。《圣经》上说问题来自于我们自己,在我们的内心和灵魂里面。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和造物主分离了,造物主就是上帝。所以我们的灵魂需要复苏。只有上帝能够帮助我们。耶稣说:“因为从心里面发出恶念、凶杀、奸淫、偷盗、诡诈、诽谤。”英国哲学家罗素没有宗教信仰,但他说:“邪恶存在于我们的内心,所以要从我们的内心,将邪恶拔除。”有一次我在普林斯顿大学演讲,遇到了爱因斯坦先生,他说:“改变钚元素的性质,比改变人性的邪恶本质要容易。”我相信你们当中许多人都思考过这问题,并感到困惑。总是有那么一些人,利用先进技术,比如今晚我们谈到的互联网,去做道德沦丧的事情。有些高智商的人设计病毒能让计算机系统全部瘫痪。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的凶手把简单的技术用于恐怖主义行径。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不是技术本身,而是使用技术的那些人。大卫王说:“他知道自己灵魂深处藏着什么,他无法摆脱自己的问题和他个人的恶性,包括凶杀和奸淫。然而大卫王寻求上帝的饶恕,并说:“上帝可以救赎我的灵魂。”《圣经》教导,我们不只有身体和心智,我们还有灵魂。在我们的里面有些东西,是我们无法理解的,我们的这个部分渴望寻求上帝,或是其他科技无法提供的力量。人的灵魂是人的一部分,我们用灵魂寻求人生的意义,并寻求着某种超越今生的力量。这正是对上帝的渴求。我发现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在寻找着什么,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,我在许多大学做过演讲,演讲中有个环节是回答学生的提问。学生们问我几乎相同的问题,这些问题不外乎,就是:人来自哪里?为什么来?将来去向何方?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人活着为了什么?即使你没有宗教信仰,你有时也会猜测这世上是否有其他力量。爱迪生也说过:“当你明白了科学世界里的所有现象,明白了宇宙的运行,你就不能否认有位“舰长”在主导这一切。”第二个让大卫王束手无策的问题,就是人世间的苦难。约伯——最古老圣经书卷的作者,曾说过:“人生在世必遇患难,如同火星飞腾。”当然,科学技术已经减少了人类遭遇的某些痛苦。以我为例,再过几个月我就80岁了,我很感激先进的医学让我的身体这些年都还很好。即使在我们国家,世界上最先进的社会,依然有穷人,仍有破碎的家庭,仍有朋友间的背叛,无法忍受的心理压力让我们不堪重负。我没遇到一个人是完全没有任何心理问题,或任何忧虑的。我们为什么遭受痛苦?这是一个古老的问题。可我们还没有找到答案。然而大卫王一再说到:他要转向上帝。他说: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。”(诗篇23篇)。最后一个困扰大卫王的问题,是死亡。许多评论家指出:死亡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禁忌的话题。很多人活得好像他们永远不会死。科技让人以为,我们能够控制死亡。我们在屏幕上看到,玛丽莲梦露还是那么美,和她活着时一样美。还有许多年轻人以为她还活着。他们不知道她已经死了。这样的例子还有克拉克盖博,等等。那些已故的明星还活在银幕上。而且在银幕上和本人看起来一样光鲜。但死亡是不可避免的。不久前我参加了一次国会会议,就在今年,会议的地点,是雕塑大厅,大约有300人参加了会议。我对他们说:“这里的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,无论是共和党员还是民主党员。无论是谁,有一天都会死。所有人都免不了一死,正如那些已经故去的伟人,他们正在墙上看着我们。”这对于年轻人来说,很难理解。他们很难理解有一天他们也会死亡。在古老的《传道书》中,作者写道:“天下万务都有定时。生有时,死有时。”我为一些人做过临终祷告,其中很多名人,你们可能都知道,在他们临终前,我和他们做了最后的对话。我看到他们很痛苦的样子,在临死的那一刻恐惧死亡的到来。然而在死亡来临的几年前,他们却根本没想过死亡这件事。几天前我和一位女士进行过一次谈话,她的父亲是位知名的医生。她说她的父亲从没想到过上帝,从不谈论上帝,不相信上帝的存在,他是位无神论者,但是,在他临终前,有一天他在床上坐起来,问护士能否让他见见牧师。他说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想到了这不可避免的结局,想到了上帝。上帝存在吗?几年前,有个大学生问我:“你这一生最让你感到惊奇的是什么?”我回答说,最让我惊奇的是生命的短暂。生命的逝去太快了。但人生不一定要这样过。沃纳冯布劳恩(德裔美籍火箭科学家)在总结二次大战的后果时候曾说:“科学和宗教不是对立的。相反,二者是互相依靠的,像姐妹一样。”他以自己为例——我和布劳恩博士很熟,他这样说:“我个人认为,宇宙的伟大之处在于,她证明了造物主的确存在。”他还说过:“在我们寻求认识上帝的过程中,我相信耶稣基督的生命,必须成为我们努力和获得启发的焦点所在。耶稣基督的生命和他复活的事实,是人类的希望。”俄国作家索尔仁尼琴在他的一部剧作中描写了一个将死之人,死前对守在他床边的人说:“何时感到后悔才可怕呢——就是将死之时。”人要怎样活才能不在临终时感到后悔呢?17世纪法国数学家、建筑师帕斯卡震惊地发现了一个现象,一个我们仍在思考的问题:人类能在科学、艺术、社会发展等方面,取得辉煌的成就,但人类也满怀愤怒、虚伪、以及自我怨恨。帕斯卡把人类称为奇怪的混合体——天赋和自我欺骗并存的混合体。1654年,帕斯卡在日记中这样写道“我把自己全然地交托给我的救赎者耶稣基督。”历史学家在两百年之后说:“很少能有如此伟大的知识分子,如此谦卑地顺服于耶稣基督的权柄之下。”大卫王一直活到70岁,在他那个时代已经算长寿了,但大卫王也得面对死亡,他这样写道:“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。因为你与我同在(诗篇23篇)”这就是大卫王对这三个问题的答案。三个问题是“邪恶、痛苦和死亡。”你也能悟到这个答案,只要你去寻求永生的上帝,让上帝充满你的生命,并给你对未来的盼望。我17岁的时候,住在家里,北卡罗来纳州一个农场。每天早上我都去挤牛奶,晚上放学后也要挤牛奶,一共有20头奶牛归我照管,我一边在农场工作,一边还要努力跟上学业,高中时候我的成绩不好,大学时候成绩也不好。直到我的内心有了某种改变,有一天我面对面见到了基督,他说:“我就是道路、真理和生命。”你能相信他所说的吗?他也许在骗人,也许他疯了,也许他就是他所自称的那个人,他到底是哪个?我必须做个选择。我证明不了他所说的,没法把他所说的话拿到实验室,用实验证明。但凭着信心,我相信他所说的。因而它进入了我的心灵,改变了我的人生。现在我已做好准备,当听到上帝呼唤我的时候,我就到他那里去。

此文关键字:领导力培训,领袖